返回

小白花式修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第055章 星罗棋布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天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白如花看了眼天色,就是那种彩云飘飘的样子,有些像糖果,有些像妃嫔的红指甲,有些像变形的猛兽。

    没什么特别的地方,就是那样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飞到天上面看和在地上面看区别会不会很大。

    回去得试试,飞到万尺高空耍耍。

    小时候看的书说离天空越近,呼吸越困难,不知道紫凤白受不受得了?

    回去把“银月飞星”给他用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“有结果了吗?”

    她急问,突然归心似箭。

    “有,还没取走,我们还有机会。”楚雁回忽然改变了主意,在她眼神流露出想归去的情绪时。

    “楚兄你出类拔萃肯定能照顾好自己,把小妖给我吧,我先回去交差。”白如花觉得救小妖是她的事,不能推给他。

    楚雁回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道“我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的,相信自己,你比我说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如花妹妹厉害些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互吹几句,白如花正色道“我要世蝰伏羽石是为了执行师门任务,先前有妖为了抢这块石头而对我痛下杀手,我认为还是先回去交差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任性张扬,脾气暴躁,可还是有大局观的。

    楚雁回不再多言,从锦囊空间中把小妖抱出来,正要交给白如花时,察觉他们周围突然闪过几颗黑子棋子!

    “星罗棋布——子行!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白如花发现自己和楚雁回脚下凭空出现围棋中的黑白棋子,纵横交错十四颗。

    “子缚!”

    随着另一声咒术响起,白如花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,已有二黑二白共四颗棋子呈现正方形对角之态,围于她脚下。

    黑白棋子之间突然射出黑白色的灵气,当灵气相接时,一个正方形光圈往上升起,将白如花困住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的非常迅速,比眨眼的时间还要快上十倍。

    “交出秘宝,放你平安归去。”

    白如花四处张望,看到楚雁回也被封于黑白灵气相间的光圈之中,而说话的人从虚空中走出——一名着黑袍束白玉带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乌黑的细眉长飞入鬓,狭长的眼眸十分冷峻,薄唇微抿,一看就不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白如花收回目光,拿手戳向光圈,只是轻轻碰了一下,麻痛的感觉立刻令她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不是火灼的痛,也不是电流,好像是枕着手臂睡半天时那种麻痹感,痛的感受来自触到光圈的皮肉,并没往内扩散。

    楚雁回非常生气,但冥冥中有股声音让他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秘宝?”白如花反问。

    “隐藏秘宝。我数三声,请你交出来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少年说。

    “那有劳你先数三声,等下,楚兄,把小妖先放回你锦囊。”白如花可不想自己救下的小妖还没活过来再死上一回。

    小妖的生命对楚雁回来说不值一提,但他照办。

    白如花很满意,再对少年笑道“咱们回到正题,有劳你先数三声,我想先看看后果,才能作出正确的决择。”

    少年眯了眯眼,凶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师兄,莫与此等卑贱之人废话,直取即可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着黑地银边水袖百折短裙、枭雪兽图腾马靴的少女,闪到白如花跟前,伸手探进光圈中,直取白如花重穴,将她定身。

    白如花确实不能动了,但嘴巴还能说话。

    “姑娘,人家修仙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快乐,见识更多的风光,遨游更广阔的天地,怎么你们修仙就是为了当劫匪??”

    她说话语速极快,不仅咬字清楚还铿锵有力,少女很想打断她,却是没有见缝插针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少说那些没用的,你惹恼本公主了!”少女气道,居然说她是劫匪?真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少女麻利击掌,一柄薄如蝉翼的长剑随即于虚空中出现,通体流光,蓝蓝湛湛。

    “本公主杀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般,现在求饶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白如花满腹疑惑,大家都是公主,怎么这个公主好像比她还嚣张?

    她望向楚雁回,“楚兄,你认识他们吗?”

    少女冷哼一声,抬起尖尖的下巴,“称兄道弟呢?楚雁回你不是一向自命清高,谁都不入眼么?原来与个野人混在一起,就这点品味了。”

    白如花????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野人?”

    少女冷笑“对,就是你说,野人,怎么的?”

    一副没人能奈她何的二百五模样,白如花真想一巴掌把她脸打歪,让她知道什么叫社会!

    楚雁回脸色不太好看,“三圣地之一龙腾城的公主,莫长歌,那人是她师兄谢宜。”

    白如花摊手,“很好,堂堂圣地的公主,居然像个劫匪一样禁锢我的自由,抢夺我的宝物,贬损我的人格!”

    嗯,修真界大概是个没处说理的地方,但凭谁的拳头大,谁的大腿粗说话就硬气罢,就像小时候看的游记一样,有靠山的小妖不会被棒死,没靠山的一棒即呜呼。

    那么她现在是个没靠山的小萌新,所以活该被欺负?

    白如花抽出剑柄,“你先走开。”

    莫长歌走开了,“本公主且看你有什么能耐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一边睇了楚雁回一眼,真是个贱人呢,雪月说得没错,跟狗似的舔着个虚有其表的……呸,丑八怪。

    白如花指着谢宜道“你,数三声,让我看看后果。”

    谢宜面无表情地数“三、二、一,子消!”

    随“子消”二字咒起,围着白如花的光圈在收缩,直至末入白如花身体内。

    白如花没有任何抵御之力,吃下此咒术。

    她全身发麻,连站立的能力都失去了,倒在地上,就连舌头也僵硬不能用。

    所谓动弹不得,任人鱼肉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沉实的剑柄摔落她边上。

    “滋味如何?”莫长歌哈哈大笑,“你还能有半分反抗能力吗?我师兄不过用了万分之一功力而已,弱就要乖乖听话,逞强只会颜面尽失。”

    莫长歌说完,蹲下去搜白如花身,因她身无长物,猜想大概藏在衣襟,果然搜出一把铜色钥匙,人间寻常之物而已,很是扫兴。

    她将钥匙抛给谢宜,“师兄,你看看,废铁?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