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莫言,天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第八十九章 入蜀(1/2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建安十九年,庞统率军攻打雒城时为流矢所中战死城下。刘备因攻雒城不能下,于是命镇守荆州的诸葛亮等沿江西进,共取益州。诸葛亮留关羽守荆州,与大将张飞、赵云沿江而上,攻克益州巴东郡,随后张飞、赵云分兵二路,攻占江阳、犍为、巴西、德阳等地。

    雒城被围近一年才被刘备攻克,成功占领雒城。诸葛亮、张飞、赵云等率军与刘备会师,进围成都。时刘备派建宁督邮李恢说降马超。马超来到成都,刘备命他率军屯城北,一时城中震怖。刘备遣从事中郎简雍入成都劝降。时城中有精兵三万,粮食可用一年,军民准备誓死抗战。但刘璋无心再战,于是开城投降。刘备进入成都,将刘璋迁回自己的大本营荆州,遂领益州牧,启用蜀中诸多人才,为后来建立蜀汉政权打下了基础……

    时至建安二十年,正月,天子刘协立贵人曹氏,曹操之女“曹节”为皇后。

    正月,身在荆州诸葛府的黄月英,收到了诸葛亮亲笔所写的家书。二月,刘备派人至荆州公安县的诸葛府,请军师将军诸葛亮的家眷入蜀,另遣精兵千里护送。而荆州只留荡寇将军关羽驻守,刘备以关羽董督荆州事。

    “阿言?阿言!”黄月英忍不住出声唤着不知因为想着什么而出神的莫言,她伸手轻轻拍着莫言的肩膀。“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,自我们上了马车后你就这样了,该不会是你舍不得荆州吧?”

    “在荆州住了两年半之久,说不舍也未尝不可吧?倒是你啊,看你一脸憔悴的模样,莫不是因为即刻启程去成都,不日就可以见到你朝思暮想、魂牵梦绕的孔明了?你昨夜一宿未眠吧?”莫言话锋一转,反倒是说起了黄月英。莫言确实有心事,但她并不想让黄月英瞧出其中端倪,即便此事如鲠在喉。在一切没有明朗之前,莫言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才没有想他!”黄月英转过头,她肤色虽不及其他女子白皙,但脸上那一抹绯红依旧清晰可见,逃不过莫言的眼睛,而黄月英的双手更是紧紧抱着怀中的包袱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!你没有想他!不过……月英啊,你怀中的包袱不用抱这么紧的。你为他做得冬衣又不会丢。哎呀,我好像记得有人一边咒骂一边又细心地缝制冬衣,生怕有人穿不暖呢!诶,双手十指都是伤痕累累呢。不知远在成都的诸葛先生会不会心疼啊?可惜我不是诸葛先生的主公,不然我就放他几日,让他好好陪陪千里而来的夫人。俗话说得好,小别胜新婚,这一年未见,可真该好好过几日二人世界了。”莫言不禁想起黄月英在府内为诸葛亮缝制冬衣时的模样,她明明很不擅长针绣之事,却依旧忍着针扎之痛,细心地为诸葛亮缝制冬衣,看着黄月英缝制衣物时,莫言似是看见自己为他人缝制衣物的景象,也曾弄得满手伤痕,而黄月英则说她针绣之事更为熟练,想来以前定是为他人缝制衣物过,可莫言完全记不得是为了谁如此做的。黄月英与莫言说过,诸葛亮多年隐居于隆中,又习惯了曾经躬耕陇亩的生活,所以即便追随了刘备,乃至军师将军,他也忘不了一介布衣的朴素,身上衣物总是破了又补,补了又破。黄月英很担心诸葛亮一去成都,只顾着出谋划策、行军打仗而废寝忘食,连衣物破了都不知晓,所以黄月英特意为他缝制了几件厚实的冬衣,好去了成都为他穿上。

    “一年了,孔明离开荆州都一年了。阿言,你说他会不会变得很消瘦?我给他做得衣物会不会不合身?那边的天气会不会比荆州还要寒冷?那边的吃食他会不会吃不惯?你别看他平日里博览群书,博学多闻,各种熟读兵书与各式书籍,还写得一手好字,什么弹琴、下棋这都难不倒他,他还能躬耕陇亩。但是……他真的不会照顾自己。你知道的,古人非常讲究言行举止,我与他多年生活,虽不至于‘食不语,寝不言’,但他还是很克己复礼的。诶,人无完人,他是诸葛亮又如何,还不是夜里睡觉不安稳,经常翻身不说,还踢被褥,我呢时不时醒来给他盖好被褥,怕他受寒生病。时间久了,我就睡得浅了,就怕他夜里不好好盖被褥。他还‘挑食’,我想你也知道,他就喜欢吃我亲手做得饭菜,他还说别人做得他吃不惯。吃不惯是其次,我最怕最担心的是他一心出谋划策、行军打仗,然后废寝忘食,本来就是个睡不好吃不惯的人……”一说起诸葛亮,黄月英不免有些絮絮叨叨,担忧着远方的诸葛亮,方才还嘴硬着不肯承认思念于他,这下全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等到了成都不就知道了?你啊也别太担心了,说不定他在那边很好呢。再说了,等你这个夫人去了成都,还怕照顾不好他吗?”莫言轻轻拍着黄月英的手,以示宽慰。

    听得莫言宽慰之言,又想着等到了成都,黄月英便可以见到诸葛亮,她点点头,放下了怀中的包袱,到时她一定要替诸葛亮穿上。

    约过了一盏茶,黄月英突然又拍了莫言的肩膀,路途漫漫,马车颠簸,莫言本有些昏昏欲睡的,被黄月英这样一拍,莫言的睡意也没了,她揉了揉眼,问道“月英,怎么了?驿站这么快就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阿言,你不准瞒我。你……该不会看上……关羽了吧?”黄月英竟是难得敛容正色,她凑近莫言,又言“当然,我知道他也是少有的英勇之人,只是他比你年长这么多啊……你别想瞒我,离开荆州前,他是不是与你说过话?要不是因为我见你迟迟未来,派婢女来找你,我都不知道你与关羽单独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莫言看黄月英一脸正色的八卦询问,她不禁觉得有些好笑。“怎么?你现在是‘八卦’我?不过……可能要让你失望了。因为事情的真相并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,所谓‘人类的本质是八卦’。身为你的结拜姐姐,你的终身幸福我还是很关心的。再说了,据我所知,关将军的发妻也走了好些年了,再娶妻也不为过啊。你又是我的结拜妹妹,他若娶你为妻,怎么着也是‘门当户对了’了,他应该也会好好待你的。那你怎么想的呢?”黄月英眨了眨眼,静等其言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关羽根本没有看上我,而我也只是算是敬佩他这个忠诚名将罢了。本来这事我没打算告诉你,怕给你添麻烦,况且原本我并不能肯定此事,而今我必须告诉你了免得你越想越多。”莫言见黄月英点了点头,她又继续说道“此事还得从一年半前说起,就是我们结拜之日那天。关羽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