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莫言,天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第八十八章 义结金兰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此前建安十六年,刘备留诸葛亮、关羽等人镇守荆州,亲率数万大军入益州,与刘璋会于涪城。期间张松、法正、庞统等人皆劝刘备袭杀刘璋,刘备以初来益州,人心尚未信服,不宜轻举妄动为由拒绝。刘璋上表推荐刘备代理大司马,兼领司隶校尉,配以军卒,督白水军,使其进攻张鲁。刘备北至葭萌,驻军不前,厚树恩德以收众心。同年,孙权听闻刘备西入益州的消息,派船来接妹妹孙夫人,孙夫人本是打算带刘备的儿子刘禅返回吴郡娘家,张飞、赵云部署军队在长江拦截孙权的船队,才得以将刘禅带回荆州。

    建安十七年,刘备进至益州、葭萌后,树恩立德,收服人心,伺机袭取益州。时江东孙权因受曹操攻击,请刘备回兵相救。刘备以此向刘璋借兵一万,并请求资助粮草辎重等物,但刘璋只给兵卒四千,粮草辎重等亦只给其半,刘备借此激怒部下将士。与此同时,刘璋谋士张松因与刘备暗通谋取益州,此事泄露后,张松被刘璋斩首,刘璋又命益州各地关戍,不许刘备通过,二人至此反目。刘备大怒,杀了刘璋派驻白水关的大将杨怀、高沛,将其军队据为己有,并进据涪城,向刘璋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建安十八年五月,刘璋派遣刘璝、泠苞、张任、邓贤、吴懿等,在涪阻击刘备,皆被刘备打败,吴懿投降。刘璋又派护军李严、费观到绵竹督诸军抵抗,李、费二人却率众投降刘备。刘备军力益强,分军平定各县。刘璝、张任等又退守雒城,刘备进军追击,杀死张任,围攻雒城……

    六月,荆州公安县的诸葛府。

    临近戊时,清凉夜色,繁星闪烁。

    粼粼碧波映着皎洁明月,亭亭芙蕖1沾清露,香远益清。水榭亭台,莫言轻抚琴弦,琴弦拨动,琴音倾泻。

    方始朦胧婉转,音律时隐时现。莫言凝神闭目,她于琴声中,似是看见了自己随着琴曲舞动身躯……琴音逐渐明朗,莫言看得更清楚了,有人为她抚琴作伴。

    琴音急转悠扬,莫言执扇旋舞,裙裾翩翩……铿锵高昂的曲调再转为平淡,只见自己收了衣袖慢慢跪于地上,持扇在地面划动……那人又扶自己起身,莫言想要看清楚他的面容,她却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我为什么会弹这首曲子!”莫言烦躁地推开手中的琴,她不悦地随手将锦布盖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好好的不留在屋里睡觉,一个人来这里弹琴?况且……这琴又怎么招你惹你了?不是弹得挺好的吗?”来人正是黄月英,她与莫言一同坐于水榭亭台。

    “我睡不着。那你呢?不陪着你的孔明吗?”莫言双手托腮,一双清澈眼眸凝视着眼前之人,她的嘴角微微上扬,似是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他向来很忙。而我又向来睡得浅,既然睡得不好,那我就出来走走了,想着如果走累了也能睡得更安稳了。你是不是又梦到你之前说得那个人了?”提及丈夫的黄月英不禁有些苦笑,眼中的无奈稍纵即逝。黄月英自然是懂他诸葛亮的,只是……她偶然间真的会很想念在隆中隐居的生活。自诸葛亮出山,追随刘备,出谋献策……此后至军师中郎将,镇守荆州,他们夫妇开始聚少离多,虽然同住一府,但又几日是真正地同床共枕相伴至天明呢?自一年前救了莫言并收留她后,黄月英见莫言的次数都可能比丈夫诸葛亮还多呢。想象很美好,可当现实与历史冲撞,美好也变成了折磨与考验。

    穿越之前,黄月英本是个“不良少女”黄茹茵。她自记事起就没有见过亲生母亲,她听说是因为嫌弃爸爸做木匠没有出息,所以不顾家庭、抛夫弃女离家出走了,而且直到她长大了、意外穿越了,仍是未见过她母亲一面,她是由祖父祖母、爸爸照顾长大的,她从没觉得爸爸没有出息,她之所以会做木牛、木马、木狗、木虎等物,正是因为她自幼耳濡目染,这些东西对她而言根本不是难事。当然了,诸葛亮的“木牛流马”是有她的功劳的。或许是因为黄茹茵的家庭因素,才让她变成了一个高挑美丽,叛逆又任性、但又是爱憎分明、古道热肠的少女。

    黄茹茵明明是个漂亮聪明的女生,可她却厌恶读书,永远都是班级、年级之中的倒数第一。而在黄茹茵面临中考的那一年,她因为救了一个险些被人奸淫的女生而最终选择辍学。自幼随祖父学习武术,打架无数的黄茹茵,她为了救那个女生,失手将那个恶人打至重伤。对簿公堂的时候,女生为了颜面,最终选择了说谎,说与恶人是男女朋友关系,一切都只是一场“误会”。那个恶人正因此而没有被法律制裁,当庭释放。是非不分,颠倒黑白,救人的少女,彻底变成了“不良少女”。除了面对恶人的倒打一耙,黄茹茵一家更是受尽了旁人的白眼与指指点点——因为那个女生无法面对一切,尤其是黄茹茵当庭指责于她的“懦弱”,本该是花季年华的少女,她却选择了跳楼自尽。黄茹茵明明救了女生,可是却被所有人说成了“恶魔”。再后来,她毅然选择了辍学,当起了爸爸的学徒,父女一起接活做木工赚钱养家。

    短短三年,祖父、祖母相继病逝,黄茹茵身边唯一的亲人——爸爸,也因为晚期肝癌彻底撒手人寰。曾经在校园的她,被人称之为“红玫瑰”,张扬夺目,美丽的外表下却藏着伤人的刺,她哪里会伤人,不过是真的爱憎分明,而且既然不被人喜欢,她也不会讨好于人,特立独行一直是她的标致。在唯一的亲人离去后,她突然失去了人生的希望,更是迷失了生活的方向……直到那一天,黄茹茵落入水中的时候,她好像看见了一个人站在岸上,那个人好像在告诉她。“你没有失去家人,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黄茹茵恍然惊醒,她拼了命地奋力游动,她不能死,她要活下去!懦弱从来都不曾属于她!幽深的湖水中,黄茹茵仿佛看见有人向她游来,那人抓过她的手,将她拉入怀中,一起游向岸边……黄茹茵至今还能记起诸葛亮那时看她的神情,彼时还是位翩翩少年,竟红着脸转过身问她名字。她看他一身古装,又是奇奇怪怪的举动,她低头一看水面的倒影。身上的古装是怎么回事?衣衫凌乱不说,这张脸又是怎么回事?在他人眼中的美丽“红玫瑰”,竟变成了这模样,古铜色的肤色,头发一点都不黑,倒是像极了亚麻黄色,五官还算小巧,看着挺像“娃娃脸”的……就这样,黄茹茵穿越了,竟魂穿成了“黄月英”,跟历史名人“诸葛亮”谈了恋爱,结婚了,而且很是恩爱。不过由于黄茹茵是“学渣”,又不了解古代历史,她只记得她读书时学过《出师表2》,勉强记得刘备、关羽、张飞、曹操、孙权、孙策等三国人物名,东汉末年的那些事,她是真的一点都不了解。即便如此,无论诸葛亮做什么,她都会默默支持他,相信他……

    “喂?”莫言见黄月英不知为了什么而想得出神,她伸手在黄月英面前轻轻晃动。“你看你这‘失魂落魄’的模样,是不是想你家孔明了?唉,月英,说到底,你跟诸葛亮在一起过日子,难免会有些失落与难过,毕竟他如今是出山追随刘备了。这日子,肯定不能与你们从前相比。”

    莫言一年前被黄月英所救,之后留住于府内。这一年内,莫言想尽办法托人打听商队,后得知了商队音讯,遣人将书信交于商队的夫妇,夫妇于她有恩,她必定要写书信告知他们。自莫言被夫妇所救后至身在诸葛府,她颅中淤血早已清除,她的头也同样不再犯疼了。莫言曾以为自己是穿越至东汉末年,但是她渐渐发觉,穿越是事实固然没错,可她发觉自己内心对郭孝嘉早已释怀……更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她会很多她原本生活中根本就不会、也用不上的技能,比如说她会熟练地磨墨,用毛笔写字、会缝补衣物,甚至还会缝制新衣、弹琴……这些她生活中根本不会的事情,她都很熟悉,这究竟是为何?再加之前几个月,莫言时常会梦见同一个人,是个男子,他在梦中陪伴自己,每当莫言想要看清他面容时,她却始终看不清他的脸。莫言开始明白,她并非穿越至建安十七年三月,她可能早就穿越了,且在这个乱世生活多年,她失去了一段很重要很重要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会有点失落。会有点怀念以前的日子。可他毕竟不是我一个人的,他有那么多的事要做,顾不上我也是情理之中的。”黄月英看着莫言轻笑而语。“还是不说我了。你如果真记不起以前的事,就不要去想了。留在诸葛府有什么不好吗?说不定以前的记忆是痛苦的呢?说不定你梦中的人是你痛恨的人呢?阿言,你知道我为何还是让你叫我‘月英’而不是‘茹茵’吗?因为我在那个世界已无依无靠,没有任何眷恋了,我的亲人也都离开了我,我能成为‘黄月英’,算是重生了。所以,‘黄茹茵’这个身份早已留在那个世界了,于我而言,我只是‘黄月英’。阿言,你究竟是穿越至建安十七年,还是建安的某一年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如今能活得很好。而且,我穿越前一直没有什么朋友,如今能在乱世遇见你这个也是一同穿越而来的人,不得不说这是上天的安排。再说了,我又很喜欢你,所以你就不要再去回忆以前的事了,就好好留在府中陪我吧。当然了,如果你遇到喜欢的人,我也会替你安排婚事的。别跟我说什么自己不年轻了,不再是芳华少女了。只要你愿意,只要那个人真心爱你,你就算是年老色衰,人老珠黄了,他也会真心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听得黄月英如此说,莫言忍俊不禁地轻笑出声。“月英,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对我这么信任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吗?我很喜欢你,把你当做知己朋友,既然是知己朋友,那怎么会不信任你呢?你就老老实实留在府中吧,别再费心思去回忆了。”黄月英紧紧地握住莫言的手。月光透过亭台,斜照在黄月英的脸上,她一展笑颜的模样,却有着与其他女子并不相同的美,她的美丽是别致的。容貌与年华都是短暂的,并不能永远长存,但是身体内的灵魂却是永久的,直至逝去。莫言看着她,仿佛能看见那个高挑美丽,叛逆又任性、但又是爱憎分明、古道热肠的“黄茹茵”,简直像一朵盛开的红玫瑰,那样的张扬夺目。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。可是府中的闲言碎语又该如何呢?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,但我毕竟是外人,一个在他人眼中‘来路不明’的女子,留于诸葛先生的府中……终究是不便的。若是闲言碎语传至府外,旁人又会如何议论纷纷?月英,我真的很感激很感谢你这一年来的收留与照顾,如今是时候与你道别了。”莫言看着眼前的黄月英,不禁心生不舍,这短短一年,她与黄月英当真成了知己朋友。若不是二人都穿越至乱世,她们在二十一世纪也未必会相遇吧?这般千载难逢的奇缘,可谓是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”。若她们真的能在二十一世纪相遇,也一定会是无话不谈、手拉手逛街、憧憬未来的姐妹淘,闺中密友。

    “莫言!你说什么傻话呢?闲言碎语?你以为我跟孔明会在意这个吗?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,到了外边又该怎么办?你想过没有?你比我更了解三国时期的历史,你应该知道这天下是如何的,诸雄并起,战乱不休!嘴巴长在别人身上,但是我们可以选择不听!府中这些乱说话的人我看也不用留了,赶出府去!我跟孔明还犯不着这么多人伺候,更何况我们以前在隆中不也是躬耕陇亩吗?如今入了荆州,反倒是要让人说闲话了?阿言,你告诉我,是何人乱说话的?我决不轻饶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黄月英之言,字字珠玑,一针见血,莫言真是不知该如何与她争辩。黄月英说得没有错,莫言比她更了解三国时期的历史,她知道现在正是诸雄争夺天下的时候。曹操已封魏公,东征孙权,两军相持数日,后曹操见孙权治兵有方,谓然叹曰“生子当如孙仲谋!若刘景升儿子,豚犬耳!3”得孙权书信后,曹操最终退兵撤回。至于刘备,他虽在雒城久攻不下,但他占据益州是迟早的事,待他占据了宜州更是为他以后的蜀汉打下了基础……身处乱世,且失去记忆的莫言若离了荆州这个庇护之地,她又该如何保全自己呢?更别提找寻失去的记忆了。

    “阿言,我有个办法可以一试,虽然算不得完美,但一定比你离开诸葛府,离开荆州好。”黄月英忽然眨了眨眼,似是狡黠一笑。

    “月英……你有什么办法?”莫言好奇地看着黄月英,本想静等其言的她却被黄月英设了‘圈套’。“你先答应我,我再告诉你。”于此,莫言只得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……”黄月英嘴角轻扬,拉着莫言的手走出亭台,带着她走向水榭廊道。

    清凉夜色,繁星闪烁,六月的清风拂过池面,粼粼碧波映着皎洁明月,亭亭芙蕖沾清露,香远益清,池中的锦鲤也渐渐沉寂了,享受着初夏的静谧。

    “义结金兰。我们若结拜成姐妹,不就可以堵住他们的悠悠之口了?我看他们还敢乱说什么!你还愣着干什么?跟我一起跪下呀!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晚结拜吧!什么祭品跟焚香,全都免了!”黄月英率先跪于廊道,她见身旁的莫言还未跪下,便一把抓过莫言的右手,稍稍使力令她跪下。“虽然你我只差几个月,但我就是比你早出生,比你年长,所以我就是你的姐姐。当然,你若不愿开口叫我,我也不在意的。府内装装样子就可以了,你我私下直呼其名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姐?”不知为何,莫言听得黄月英一声“姐姐”,她似乎隐约想起,曾有人唤她“阿言姐姐”。

    “当你答应咯!我的好‘妹妹’!我,黄月英,愿与莫言义结金兰,成为异姓姐妹。天地为证,月星为鉴,我们姐妹二人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,但求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!到你了!”对天盟誓的黄月英,与莫言紧紧拉着手,她一脸期待地看着身旁的莫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莫言看着黄月英,一时眼角顿感温热。莫言与黄月英根本没有血缘关系,可她认为,黄月英与她胜过亲生姐妹,有时候缘分真的很奇妙,一场穿越竟让她们在这个乱世相遇,甚至还义结金兰了。“我,莫言,愿与黄月英义结金兰,成为异姓姐妹。天地为证,月星为鉴,我们姐妹二人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,但求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!”二人一同磕首,完成了结拜。

    “阿言,这个白玉手镯是我的嫁妆,它陪我多年,算是我的贴身之物了。现在我们义结金兰了,我这个姐姐总要有点表示,我呢就将这个手镯送给你了。”黄月英从手上摘下光润无瑕的白玉手镯,替莫言戴上了它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个礼物太贵重了。我不能收!而且这个还是你的嫁妆。”莫言摇首拒绝,她想摘下白玉手镯,却被黄月英阻止了。“不许摘。如果你认我这个姐姐,就不许摘。而且你肤色白皙,又有一双纤纤素手,不是比我更适合这白玉手镯吗?好了,既然戴上去了,就不要再摘了。”黄月英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只得收下了,我一定会视如己身之物,好好地、细心地戴这白玉手镯。”莫言高举左手,光润无瑕的白玉手镯,在清凉夜色中发出若隐若现的皪皪幽光,她的左手无名指上有隐隐可见的之痕。莫言一直不明白她的左手无名指为何会有这个痕迹,是戒指吗?这个时代会有戒指吗?而且还是在无名指上,这个位置是象征着已婚。

    “月英,我有一事相求。”莫言收回手,她那双清澈眼眸再一次凝视黄月英。“我想知道我所弹之曲究竟是何琴曲,若能知道是何琴曲,我或许也能想起一些回忆吧。此事还劳烦你与孔明说一声,我知道他精通音律,或许他能知道这首琴曲的名字。”梦中之人究竟是谁,他与自己又是何千丝万缕的关系?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说来奇怪,自一年前救你,就这一年时间,我是发现你会不少技能了。你说过你本来是被什么上……南音乐学院录取的,接着你趁开学前去许昌游玩,”

    注

    1芙蕖即已经开放的莲花,古代称呼。

    2出师表出自于《三国志·诸葛亮传》卷三十五,是三国时期227年)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、夺取长安今汉长安城遗址)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。这篇表文以议论为主,兼用记叙和抒情。以恳切委婉的言辞劝勉后主要广开言路、严明赏罚、亲贤远佞,以此兴复汉室还于旧都;同时也表达自己以身许国,忠贞不二的思想。全文既不借助于华丽的辞藻,又不引用古老的典故,多以四字句行文。此篇文章入选人教版初中语文九年级上册教科书。

    3《三国志》裴松之注。《三国志·吴志·吴主传》“十八年正月,曹公攻濡须,权与相拒月余。曹公望权军,叹其齐肃,乃退。”裴注《吴历》曰“……权行五六里,回还作鼓吹。公见舟船器仗军伍整肃,谓然叹曰‘生子当如孙仲谋!若刘景升儿子,豚犬耳!’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