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莫言,天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第八十七章 劫后失忆(1/2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翌日天明,朝霞满天。数艘商船停泊于下邳1的江口,商队的僮仆们2正在陆陆续续搬运着货品。

    有一女子伫立于船首,望着眼前的江水与漫天朝霞。“夫人,外头风大,你还是留在船内好好歇息吧。此去荆州,跋山涉水,路途漫漫。夫人何愁没有机会看这美景呢?”男子一边说话,一边替女子披上外衣,女子闻言回首,她的夫君轻轻搂她入怀,她笑道“每一处美景都不能错过。夫君且看,这是下邳的江水,与……”女子突然伸手指着远处的江面,她似乎看见了什么。“夫君!江上是不是有个人?”

    夫妇二人顺着江面看去,湍急的江水中,果真有一人抱着断木顺着江水而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日后,昏迷不醒的莫言终于恢复了意识。“啊……”头痛欲裂的莫言不禁呻吟出声,她缓缓起身,伸手触及头上的伤口,而那伤口早已被包扎好了,她的额间正缠着厚厚的白布。

    “我头好痛,这里是哪儿?我的头怎么会受伤了?”莫言迷茫地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,她的身上盖着被褥,她摸了摸身下所躺的床,十分坚硬。除此之外,莫言还听见了水声,更感受到了轻微的晃动,她很清楚自己在船上。只是……莫言记得,她明明是在许昌的紫云山,怎么这会儿竟来到船上了?而且这个船看起来有点不对劲,不像是现在的游船,倒是与古装剧里的船很像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莫言想在脑海中搜寻记忆,可她能想到的还是她在紫云山。莫言忽然想到了什么,她睁大了双眸。“紫玉佩!对!紫玉佩!”

    “你醒来了?”舱内用于遮蔽的草席被来人掀开,莫言抬眼看去,来人是个约莫三十左右的女子,她长发挽髻,一身衣裙,全然是古装扮相。女子端着熬好的汤药,在床边坐下,她舀了一勺汤药在嘴边吹凉。“我与夫君在下邳的江上见到你,幸得你手中抱着断木,未被江水淹没。你被救起后,昏迷了整整两日。你的家在何处?等你养好了伤,我们派人送你回家。”女子温柔地将汤药送至莫言的嘴边。

    “下邳?断木?我的家?”女子之言,使得莫言再一次努力回想记忆,遗憾的是她非但没能回想起所有记忆,还头疼得厉害。“头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急于一时,你还是先喝药吧。医令说,你头上的伤是因为遭到了猛烈的撞击,颅中尚有淤血未除,你想不起此前的事,亦是情理之中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拍戏吗?该不会是整蛊节目吧?”莫言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舱内的一切,她从女子手中接过那碗汤药,她知道她头上的伤一定是真的,可她心中的猜测又是真的吗?她屏息等待着女子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拍……戏?整……什么?”女子满脸的疑惑,她完全听不懂莫言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我穿越了?”莫言不敢置信地看着她,可是除了这个原因,别无解释。莫言一手抓过女子的衣袖,问道“现在是什么时候?是何年?你们是要去哪儿?还有,你们有没有见过我身上的紫玉佩?”

    “你还受着伤呢,不可激动。如今是建安十七年的三月。你现下在我们的商船上,我夫君要带着商队去荆州做买卖。你身上的衣物是我让随行的婢女替你换下的,婢女与我都不曾见过你身上的紫玉佩。想来是被江水冲走了吧?诶,你能幸免一死,这紫玉佩,也算是替你挡了这一劫。江海茫茫,紫玉佩怕是寻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穿越了,还穿越到东汉末年了?这怎么可能!紫玉佩要是不见了,我这怎么回去?”女子的话宛如五雷轰顶,莫言根本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她失神打翻了手中的汤药。“你有没有被烫到?等靠了岸,我会再请医令替你诊治的。伤慢慢养,汤药得每日服用,这样颅中淤血也能一点点清除,至于记忆,更是急不得。你先好好歇息,汤药一会儿再送来,你不可再逼自己了。”女子拿出随身携带的手绢,替莫言擦拭身上的药渍。

    不知女子走了多久,莫言才缓缓回神,她看到舱内有一面铜镜。莫言掀开被褥,移步至铜镜前,铜镜之中的莫言,面容苍白,额间缠着厚厚的白布,那双清澈的眼眸却含着震惊与困惑。没有人会不记得自己的长相,这铜镜之中的人就是莫言。但是……此时铜镜之中的她,根本不见芳华少女青春与青涩,反倒是像一个温柔美丽的妻子、母亲。铜镜中的莫言根本就是一个三十左右的成熟女性,哪里还是个十八、十九岁年纪的青春少女。

    “铜镜里的我究竟是不是我?如果是我,那我怎么会受伤?怎么会在江中?如果不是我,那我现在的身体究竟是何人的?我……不是应该在许昌旅游的吗?头好痛!”莫言再一次头痛欲裂,她唯一还记得的是她在许昌紫云山上捡到了紫玉佩,然后一睁眼,就在这艘船上了……

    邺城,阴暗湿冷的牢狱。

    曹操得知了曹植驱车策马擅闯‘司马门’,震怒的曹操将其关入牢狱施以鞭刑,鞭之五十,更处死了公车司马令。

    当曹植承受第四十鞭时,他陷入了昏厥,他的身上早已是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。施鞭的狱吏见曹植昏厥了,一时不知该如何了。魏公下令鞭刑五十,这刚满四十,剩余的还有十鞭……即便平原侯犯了事,他毕竟是魏公的爱子,若再强行鞭打,只怕是……就在狱吏窘境之时,脚步声从后传来,狱吏回身一看,来者竟是五官中郎将曹丕。

    狱吏正欲行礼时,曹丕挥手示意,他那双幽深眼眸却看着一旁昏厥的曹植。“母亲心知子建闯了弥天大祸,更知子建要受尽惩戒。但母亲终究放心不下自己的儿子,让我这个兄长来看一看他,带些他爱吃的吃食来。父亲是说过鞭刑五十,但未说过是何时结束……还望通融通融。”说罢,曹丕将手中钱袋塞于狱吏手中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请五官中郎将快些。”狱吏行礼后便退出了牢狱,待他走远了,曹丕打开了携带的食盒,食盒中确实是吃食与酒壶。

    曹丕从食盒中拿出酒壶,他将酒壶中的酒倾倒于曹植脸上,醇香甘美的酒顺着曹植的脸庞,流淌而下,流至曹植满身的鞭痕,鲜血与之交融。“啊!”伤口的疼痛迫使着曹植清醒,本是俊朗的面容,却因这火上浇油般的痛苦而显得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“呵。原来是五官中郎将。”曹植冷笑一声,他忍着疼痛看着眼前的曹丕。

    “子建,这五十鞭刑,滋味如何?不过我方才听见只打了四十鞭,还剩十鞭未打。这毕竟是父亲的命令,不好违背。子建可要再撑下这十鞭。”曹丕伸手紧紧捏着曹植的脸颊,仿若要将其颧骨捏碎。“曹子建,这十鞭就让我代劳吧。你向来得尽父亲的宠爱与人心,何曾想过会有今日的狼狈不堪?鞭刑不过是皮肉之痛,往后我要你永无翻身之日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对于曹丕的挑衅行径,曹植却是冷眼相待,他直勾勾地看着那双幽深的眼眸。“你为了赢我,竟不惜用如此‘卑劣’手段?难道在你眼中,兄弟手足就应该是同室操戈3吗?”

    闻言,曹丕松了手,他不禁讥笑道“卑劣?”曹丕又转身去拿狱吏放下的长鞭,他用力鞭打曹植,双眼赤红,怒道“我曾与你说过,我于你只有仇恨!何谈手足之情?只要可以赢你,任何阴谲诡道,我都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曹植咬牙承受着鞭打之痛,他脸上的汗水不停地流淌着,浸湿了他散乱的发丝。曹植冷哼一声,忽而狂笑,说道“兄长,这么多年了,你一直活于仇恨之中,啧!悲哀!你说让我永无翻身之日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但在我看来,你才是那个永远活于仇恨之中,不能释怀之人。你所失去的,永远都会比得到的多。即便我输了又如何?我曹植,一生都是率性而为,活得坦荡。而你曹丕,处心积虑,多疑阴谲!哈哈哈,兄长莫不是忘了,你为了算计我,可是亲手断送了阿言性命!”

    被戳中痛楚的曹丕,那双幽深的眼眸燃烧着怒火,他愤怒地掐着曹植的脖颈。“断送她性命的人不是我,是那个受制于人又懦弱无能的人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……”曹植硬是从牙缝中挤出一丝讥讽。“你错……了……你会……悔恨……一生……的”

    “悔恨?是我悔于幼时,没能阻止我母亲回到他身边!我更恨我没能保护……她!你与你母亲,与你同胞兄长曹彰,皆站于府中的光耀之下。而我!只能躲于暗处!父亲他从未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