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莫言,天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第八十五章 逃亡(中)(1/2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宛城的郊野,此时与宛城不过百里之遥。

    莫言彻夜不眠,她马不停蹄,星夜兼路,终在翌日卯时赶至宛城的郊野,只要过了宛城,便可直通许都。

    卯时的天空,深沉地不见星辰,破晓而半露微光。“驾!”一声高喊,莫言又是夹紧马腹,扬鞭飞驰。这般的马不停蹄,纵然是千里马,也得稍歇片刻,喝上水吃上马草。而莫言此时的坐骑,不是千里马,更不是她的小白,而是她从濮阳买下的坐骑。莫言的骑术虽比以往渐进许多,但她一个女子,岂能与那战场上厮杀,自幼习武之人相比?她的掌心早已被缰绳磨出血泡,比起疼痛与策马的疲惫,她更有忧心许都皇宫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三月正逢多雨的初春,绵绵春雨润物细无声,莫言的一身黛紫色1衣衫,被细雨打湿了。春寒料峭,又逢春雨,莫言迎着春风细雨苦苦支撑,她全身直寒颤。不知是马儿一路不停歇,劳累所致,还是因为动物灵性,警惕着步步逼近的危险?马儿竟缓缓停步,踌躇不前,即便莫言用力拉缰绳,狠狠扬鞭,它就是不肯奔腾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!真是没用!”见它如此,莫言只得作罢,愤愤下马。莫言刚走几步,那马儿便是回马而去,莫言不顾绵绵春雨,她提起裙摆向着前方的宛城奔去。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声,流矢2从莫言耳旁倏地飞过,直射向奔腾而去的马,伴随着高昂的嘶吼,马匹重重倒地。莫言不禁苦笑,她竟丝毫不知这四周的危险,早已是天罗地网等着她。

    莫言被华歆与其所领曹军重重包围,她被围得密不透风,兵卒手中的火把直照得莫言一时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这女子押回宫中。”华歆话音刚落,得令的兵卒便是上前抓住莫言,不料被她躲开。莫言决意回许都的皇宫,她就没想过会活着离开。莫言计算着时辰,她那三个孩子定被唐姬安全带至琅邪,琅邪是伏氏一族的原籍,唐姬可借用伏氏一族,带着三个孩子走水路彻底远离曹魏之地。这一路看似是凶险,但其实是最安全的,刘协这番精细密谋,还是被莫言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莫言抬眼望向马上的华歆,她从容而笑。“尚书令莫不是担心我一个女子会逃脱?我既来之,则安之。”

    春雨绵绵不断,莫言回首看去,火光照耀下的郊野,她似乎看到了三个身高不一的人影。莫言的眼眸泛红,雨泪交织,若非身处乱世,她与刘协本该陪伴着子女的成长,二人白首一生,子女安家立业……

    昨夜之戊时,邺城的司马府。

    “我说得话你可是记住了?”司马懿站于长廊之上,而他的身前正是府中的侍女,更是他妾室伏夫人的贴身侍女。

    侍女颔首回应,她低头道“奴婢定依二公子之言,会守在夫人屋外。无论发生了什么,奴婢都不会让夫人走出屋子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给她送去了安神汤,想来必是睡得安稳了。她如今怀了你的骨肉,我自当会好好照顾她。”说话之人正是司马懿的发妻,张春华。

    司马懿闻言回首,侍女见张春华来了,俯身行礼后便走向了伏夫人的屋子。司马懿走至张春华身前,轻声说道“夫人有心了。早些回屋吧,若师儿、昭儿醒来,见不到你,怕又是要哭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司马懿!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若被魏公得知你所做之事,我们的父亲,你的兄弟们,我们的孩子,府中所有人……”张春华红着双眼看着司马懿,双手紧紧抓着司马懿的手臂,她的脸庞上尽是担忧之情。

    “春华,我如此行事正是为了府中所有人。三月的夜仍是寒冷,你快回屋,别受凉了。我这还有‘宾客’要见。”司马懿轻轻拍着张春华的手,温柔细语宽慰她。

    “司马懿,这么多年了,我竟还是看不透你。我是你的妻,你有什么事不能与我说吗?”张春华见司马懿如此,她失望地松了手,低垂双眸,两行清泪无声落下。“也罢,在你眼中,我远不及妾室温柔体贴,而我更不懂你。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。”张春华从不会示弱讨好,得不到想要的答案,她便不会再问,只是默然转身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!不好了!曹将军他……他……闯了进来,还打伤了我们司马府的人,他说如果不……”侍从一脸惊慌,气喘吁吁地跑至长廊上,他话还未说完,便被司马懿打断了。“想不到‘宾客’这么快就上门了。我这就去见他。”司马懿看着张春华离去的方向,未有驻留,便随侍从而去……

    司马府的柴房,屋门锁闭。司马懿手提灯笼,曹真紧随其后,当曹真看到眼前的是司马府的柴房时,他愤怒地抓着司马懿的衣领,横眉怒目,杀气腾腾,仿若要杀了眼前之人。“司马懿,你以下犯上,是何居心?子桓这般信任你,敬重你,你就如此回报他的?他若是有伤,我便要取了你性命。”寒光忽闪,曹真手持长剑,锋利的剑刃抵着司马懿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将军,懿绝不会伤害公子的,请将军安心。公子不过是喝了安神汤,沉沉入睡了。”面对曹真的震怒威慑,司马懿面不改容,略无惧怯。只见他低垂双目,仍是往日的恭顺谦卑,拱手行礼道“将军若不信懿,可进屋一看。”

    见司马懿面不改容,曹真心中的愤怒与疑虑这才减退了些,他收起长剑,夺过司马懿手中的灯笼,喝道“还不快开门!”

    司马懿下钥推开屋门,柴房未点灯烛,幽暗无光。曹真率先踏入柴房,借着灯笼的火光,于满屋的柴禾中打量,当他看见熟悉的身影时,便大步上前,试图摇晃沉睡的曹丕。“子桓!子桓?醒醒!”

    曹丕虽是喝下了使人昏睡的安神汤,比起常日而言,更为沉沉而寐。可这曹真毕竟是武将,他即便是因昏睡之人是曹丕而不用猛力,他这力道也足够唤醒曹丕的。曹丕浑噩而醒,凭着微弱的灯火,他认出身旁之人正是曹真。“子丹?我这是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公子是在司马府的柴房。”司马懿俯身作揖,他的回话不徐不疾。曹丕昏睡而锁于司马府的柴房,这一切仿若与他毫无干系,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旁人。

    曹丕挣扎着起身,那双幽深的眼眸逐渐恢复清明,他看着行礼的司马懿,昏睡之前的记忆他记得很清楚……自司马懿出仕,视其良师,更是心腹幕僚,可他今日此举,却让曹丕满腔怒火,难以平息,他的双手紧紧地握拳,骨节发出清脆声响。

    曹真看着二人,竟是说不出的奇诡,他虽不喜司马懿,但毕竟是曹丕看中的人,而司马懿素来恭顺谦卑,又一心向着曹丕,这几年为曹丕也是尽心尽力,出谋划策了,他仔细一想,司马懿如此是否别有隐情?

    “五官中郎将,你只要踏出半步,就已经输了。往后平原侯就是魏公选定的承继之人,而我等追随于你者,是生是死,自是掌握在他人手中。上至五官中郎将的妻妾幼子,下至我等至亲。自古至今,成王败寇,亘古不变。”司马懿一挥衣袖,跪伏于地,他所言铿锵有力,掷地有声。“懿至今记得公子昔日的书信,公子满腔抱负,与懿畅谈天下,字字情真意切,令懿感激涕零,心悦诚服。懿出仕正是为了公子,而今公子要为了一个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司马懿,你够了!你不要再说了!”曹丕怒吼着打断了司马懿,一旁沉默的曹真,也从未见过如此不受控的曹丕,暴跳如雷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受困的猛兽。曹丕夺过曹真的长剑,拔剑划向司马懿身上的绛紫色衣衫,衣衫被长剑划破,划出一道隐隐血痕。“她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